第一百五十章戏志才忧心吐血(1/2)

加入书签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不管周贯是出于忠心还是嫉妒,对他这一番话刘备都决定不做出过激反应。周贯是有用之士、有功之人,不必苛求品德,只要他能继续发挥作用即可。当然,为免周贯变本加厉,把嫉妒从言语变成行动,刘备还是要稍微提点一下。

  他拉着周贯的手,拍拍他肩膀,道:“文通,做大事须集众,成大功在用人。品德无需苛求,论迹不论意;唯才即可使用,在行不在心。你可明白?”

  周贯接触到刘备那大有深意的眼神,心中一颤,忙拜倒:“贯明白。”

  刘备将他送出帐外。周贯字文通,济南人,曾为郡中小吏,在刘备定济南后投效,为人阴沉多智,在擒臧洪、降杨适、战袁谭等多有贡献。自刘政任殄寇中郎将负责东部沿海及南部防御后,由于刘晔过于年轻,参军以周贯为首。现在从周贯的表现来看,明显不适合此职。或许该把刘政调回来。或者以郭嘉为正,以刘晔为辅。郭嘉既然献计,表明已有投效之意。前有郭嘉,后有诸葛亮,有这个豪华阵容,真乃天欲兴汉!

  刘备在帐内负手而行,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入睡。

  城外刘备因心情激荡而难眠,城内曹操却因愁绪万端而难眠。

  曹操身着中衣立在中庭,眼望当空明月,良久,发出一声长叹。身后脚步细微,曹操不动,肩膀一暖,被披上一件外袍。一个温柔女声道:“风高露重,夫君珍重身体。”

  曹操携了她手,那女子依偎在他怀里。正是卞夫人。

  卞夫人生于公元160年,本年三十四岁。她本乐人家庭出身,二十岁时被曹操纳为妾,公元17年生了曹丕,公元1年生了曹彰,公元12年生了曹植,婉媚贤惠,很受曹操宠爱。曹操现在的正室为丁夫人,丁夫人出身士族,性格刚硬,与曹操不甚亲密。曹操长子曹昂为曹操之妾刘夫人所生,刘夫人早死,曹昂就过继给了丁夫人,是为嫡长子,现年十九岁。丁夫人见曹操宠爱卞夫人,担心卞夫人所生诸子夺了曹昂的家业,对卞夫人常加刁难,卞夫人以苦为乐,从来不在曹操面前抱怨。

  曹操道:“夫人为何不睡?”

  卞夫人道:“公忧心悄悄,妾身怎能睡得着?”

  曹操叹道:“吕布等倒还罢了,刘备悍滑难制,不可小觑。袁本初实令人放心不下。”

  卞夫人柔声但又坚定地道:“公军国之事,妾身就不参与了。只一言告公知,公若胜,妾为公舞;公若不利,妾不独活!”鄄城被围,曹休战死,即便卞夫人居于內帷也知形势大不利于曹操。两人相处已十四年,情深意笃,她说这等话曹操并不觉得晦气,反而感到一阵感动,一阵悲凉。

  曹操轻轻抱了抱卞夫人,低声道:“夫人勿忧,吾早有定计,破贼并非无望,唯所付代价较大罢了。”

  卞夫人道:“有得必有失,又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