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经脉和记忆是相通的(1/2)

加入书签

  乔沫一觉醒来,觉得自己依然腰酸背痛‘腿’‘抽’筋,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感觉到下腹丹田之处充盈饱满,真气醇厚。他的心中有些惊喜,只要真气没有亏损,肌‘肉’骨骼上面的伤痛都不是问题,恢复得会很快。

  头道:“嗯,要我提醒你一下有些新事物,是连想都不能想的吗?”

  “哦。”乔沫可怜巴巴的看着金臻,瘪了瘪嘴道:“我知道,有句俗话叫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金臻:……

  小皇子终于彻底死了这份心了,他默默的安慰着自己,谁叫自己的东西没有金金大呢。他在心底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早晚有一天,要把金金的铁杵磨成针,这样自己就可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了。

  昨晚的金丹效果让乔沫相信了太上老君的丹‘药’绝非假‘药’,这也让他对于丹补一事转变成了慎重的态度。按照他现在的修为,金丹的力量过于猛烈了,自己不能全部吸收,多余的都‘浪’费在‘床’单上了。所以乔沫听从了金臻的话,决定后面暂时不再服用剩下的金丹了,他把剩下的四颗羊粪蛋装好放了起来。

  中午时分,陆祥过来找到金臻和乔沫,通知他们俩人,明天开始复工,拍摄在这里剩余的几场戏份。

  经过了这一场折腾,剧组里的演员们都有些疲倦,这些日子以来,很多剧组人员都在灾区里当起了志愿者,帮助那些需要救助的灾民们,其中有一个饰演雾灵山主‘侍’卫的男演员,则是直接和陆祥说了,后面的戏份不打算继续拍了,想要留在这里做公益,作为一个在剧中‘露’脸次数不多的龙套演员,他觉得在这里更加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陆祥同意了他的请求,通知了光头去寻找一个替代的演员。今天他来找金臻,也是要告诉一下他这件事情,金臻听后也没有反对,依然按照合同约定全额付给了那演员片酬。

  第二天,如期开机,还是在那湖边,不过乔沫已经感觉到那湖中的煞气少了很多,那绿藻妖恐怕已经不敢再出来作怪了。

  莫羽生和华融的对手打戏拍得不是很顺利,两人的情绪似乎都有些受影响,进入状态比较慢,陆祥‘阴’沉着脸,不过看在他们俩个都还是刚出院的份上,没有过于苛责。

  用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将两人的戏份拍摄完毕了,后面就是青芜出现然后被刺中,死在鹿旸怀中的那场。

  中午吃饭的时候,乔沫坐在金臻的旁边,举着剧本对金臻笑道:

  “金总,小的来向你请示了,下午这场戏,您过目了没?”

  金臻看着他一脸谄媚的模样,不由得嘴角微勾了一下,说道:

  “还没有,有什么‘露’点吗?”

  乔沫笑道:“启奏金总,‘露’点没有,不过有亮点,下午小的要向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特来请奏。”

  金臻一把把乔沫搂进怀里,轻‘舔’了下他颈间的锁骨,问道:“这样抱?”

  乔沫摇头道:“小的还想留条小命呢,哪里敢呀,就是被刺中后靠在鹿旸手臂上,然后躺在地上,靠在他肩膀上。”

  金臻开口道:“哦?就这样而已?那有什么好请示的。”

  乔沫不满意的嘟起嘴巴小声道:“还不是因为某人醋坛子小心眼儿……”

  金臻闻言,隔着衣服轻咬了下乔沫的‘胸’口,随后放开了他,开口道:

  “拍的时候认真点,争取一次通过,不要像上次打滚一样,要抱上个七八次才行。”

  乔沫笑道:“遵旨。”

  随后放开金臻,转身朝莫羽生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

  “莫大哥,帮我练习下下午那场投怀送抱……”

  金臻:……

  聪明如莫羽生,自然不会去触金臻的逆鳞,他给乔沫讲了下动作要领,帮他摆了几个姿势,同时重点叮嘱了一下面部表情的过度。并没有真的以身试法的去和乔沫练习搂抱,刚出院的他不想再进去。

  下午正式开拍的时候,乔沫信心满满,记住了莫羽生的话,看向华融的时候两件事,一是睁大眼睛专注的看着他,二是微笑着吐血。

  乔沫有了莫氏独‘门’演戏秘诀,底气十足,果然,拍摄进展顺利。

  木黎和鹿旸两人刀光剑影,鹿旸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一回身躲过木黎的攻击,随后左手甩出一柄短剑,朝木黎刺去,就在那短剑即将刺入木黎身体的时候,一条青‘花’长鞭从一旁甩来,缠住了那剑身,鹿旸一惊,抬头看向了一旁持鞭的青芜。

  青芜手腕一甩,将那短剑甩到了一旁,青芜睁着黑白分明的双眼,有些悲伤的看着鹿旸,鹿旸大怒,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开口道:

  “青芜,你居然帮着他们。”

  青芜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