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4如期步入婚礼殿堂600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从东方倾那里得知傅砚清夫妇的下落,易宗林立刻就派东方倾把人从酒店带来,岂料,半个小时后,东方倾来别墅跟易宗林禀告,“总裁,我赶到酒店的时候,酒店人员说傅砚清夫妇已经离开了,他们真的很狡猾,居然在我手下的眼皮底下乔装逃离……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来纽约的目的是找夫人,所幸的是夫人现在在洛杉矶。”

  一身墨色西装的易宗林靠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上,他的手微微撑着额头,陷入思考的样子,冷峻的面容让人无法臆测他此刻的心思。

  蓦地,易宗林淡声k开口,“要找到傅砚清夫妇并不难……守着洛威就可以了。”是的,如果傅氏夫妇无法接近思俞和恩同,那么他们只会去找他们的儿子。

  东方倾闻之皱眉,“如果傅氏夫妇去找傅先生就糟糕了……现在夫人在傅先生那里,傅氏夫妇要是过去,那不是连夫人也见到了?钤”

  坐在易宗林对面的陆衍笑一声,“东方,你跟随kingsly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他的性格啊……他向来做事滴水不露,既然封闭了思俞和恩同这两天线,逼傅氏夫妇找上洛威这条线,他显然就是有所准备的。”

  “可是夫人是临时决定要去傅先生那里的……”东方倾岂会不知道易宗林做事向来运筹帷幄,但傅思俞提出要去傅洛威那里,的确是易宗林预期之外的事,而易宗林此前是打算跟着洛威这条线,现在傅思俞去了洛威那里,这很可能会影响了易宗林的计划洽。

  “这件事不会影响原先的计划。”易宗林思虑过后,清冷地道。

  东方倾这才松了口气,恭敬地问,“那……老板我现在派人继续跟踪傅先生?”

  易宗林黑眸内敛,一丝精明从他幽深的眼底迸发,“不需要跟踪,这样反而会惹来洛威起疑……傅砚清夫妇是聪明人,他们必然会认为我会派人埋伏在洛威周围,等待他们的到来,所以,他们绝不可能出现在洛威的周围,他们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先到洛杉矶,然后再想办法用电子设备联络洛威。”

  东方倾立即会晤,“手下明白了,手下这就让人监控傅先生所有的通讯设备,包括网络上的所有联络方式。”

  易宗林点了下头。

  东方倾随之退下。

  陆衍皱起眉,“我万万没有想到傅氏夫妇还还没有死。”

  易宗林自若地靠着沙发背,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很显然,傅氏夫妇的手段比占氏夫妇高明多了。”

  陆衍不解,“kingsly你的意思是?”

  易宗林从沙发上起身,径直执起旁边已经倒好的一杯红酒,闲适地抿了一口,“占氏夫妇一直以为他们才是导致易家家破人亡的幕后主使者,为了赎罪,不惜为救傅家的人而入狱,但其实他们才是真正被利用的人……”

  陆衍愈加不明

  易宗林紧跟着说下去,“如果我估量得没错的话,傅氏夫妇对易家的仇恨是远远超过占氏夫妇对易家的……于是,傅氏夫妇很早就策划了报复计划,所以可以说,占家和易家之间的仇恨,有可能根本就是傅氏夫妇挑起的,傅氏夫妇明明是主谋,却假装从旁协助占氏夫妇,目的就是当整件事情被人调查出来的时候,他们能够逃脱责任……但傅氏夫妇没有料到,占氏夫妇所指导的那场车祸,居然没有把我的命夺去,于是为了能够把责任推卸得更干净,他们故意跑去法国质问占氏夫妇,让我以为占氏夫妇才是幕后的操纵者,然后他们策划了一场‘自杀’,不但彻底逃脱,还博取到了同情,让我把所有的焦点都放在了占氏夫妇的身上。”

  陆衍感叹道,“这个世界能够在kingsly你面前演戏的人并不多……”

  易宗林挑了下眉,把执着红酒的手搁在了沙发扶手上,轻淡地道,“我的确质疑过傅氏夫妇自杀这件事,因为我跟他们交过手,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是一对心思极其深沉的夫妇,我根本无法相信自杀的事情会在他们的身上发生……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放弃调查傅氏夫妇的行踪,直到我从思俞的口中得知傅氏夫妇曾经留过信件给思俞……思俞对傅氏夫妇的怀念及思俞提到傅氏夫妇在信件里所表现的做父母的仁慈置信,都让我以为我一度看错了傅氏夫妇,甚至相信了傅氏夫妇已经死亡这件事,直到——”易宗林隐忍着,紧紧地捏着手中的红酒杯,用着身体所有的自制力这才不至于把杯脚捏碎,“思俞生下诺言的第二天,申秘书跟我说,占氏夫妇在瑞士的一个匿名账户上的钱被动过。”

  在占氏夫妇入狱之后,他们都跟易宗林提到,占氏夫妇从来就没有用过从易家那里得来的钱,在指使傅氏夫妇去迫-害易家时,占氏夫妇就已经承诺过到时候会把从易家那里得来的钱,全都给傅氏夫妇。

  所以,这些年,易家被人陷害而被夺走的那笔庞大资金,占氏夫妇早就帮傅氏夫妇以匿名的方式存在瑞士银行。

  傅氏夫妇是知道这个账户名和密码的,所以,在占氏夫妇入狱之后,唯一可能会去动这笔钱的,只有傅氏夫妇。

  易宗林因此起了疑心,遂派东方倾去调查傅氏夫妇的行踪。

  果然,在瑞士银行的一个监控探头上,东方倾看到了打扮得十分低调在取钱的傅氏夫妇。

  易宗林这才开始制定计划——让占至维通过温清影的嘴里得知,易宗林对傅思俞并不忠诚。

  是的,易宗林在许诺会如愿让温清影嫁给占至维时跟温清影提出的请求,就是要温清影竭尽说能地帮他转达一些话给占至维。

  所以,思翎的墓和易氏夫妇的墓是在一起的这件事,其实也是温清影遵照易宗林的吩咐故意散播给占至维知道的。

  易宗林没有要温清影故意说得很刻意,就随口提起,但这足以能够引起占至维的怀疑。

  果然,占至维得知这件事后,立即就采取了行动……

  占至维一边跟易宗林针锋相对,一边说服着傅思俞离开易宗林。

  而这恰恰就是易宗林想要得到的结果,他要占至维把傅思俞暂时带离他的身边,同时他不希望占至维去揣度他这样做的原因,所以设计了他对思翎念念不忘的这一出戏码,让占至维能够毫无疑惑地带傅思俞离开。

  易宗林这样要占至维“帮”这个忙,当然是准备隐瞒着思俞傅氏夫妇还活着的事,而易宗林不打算再放过傅氏夫妇……

  如果易宗林只是找个借口送傅思俞离开,以傅思俞的心思细腻,她绝对会对易宗林突然送她离开的行为起疑……

  为了避免麻烦,也为了傅氏夫妇不可能找到傅思俞,易宗林这才想到了占至维。

  占至维保护人的能力毋庸置疑,所以傅思俞跟占至维在一起,易宗林完全不需要担心傅思俞的安危,而以占至维的能力,他绝对可以带傅思俞去一个全世界都不可能被人找到的地方,这也避免了傅氏夫妇能够跟傅思俞碰面。

  如此一来,易宗林就可以专心地对付傅氏夫妇了。

  这也就是易宗林的全盘计划。

  “按照kingsly你所说,傅氏夫妇可能是一对手段极其狠辣的夫妇,这点可以从他们利用占氏夫妇还让占氏夫妇背了黑锅这点来看……所以,傅氏夫妇可能并不容易对付,但我对kingsly你有信心,并不担心这个,我唯一担心的是,如果思俞有一天知道你瞒着她对付傅氏夫妇这件事,你觉得思俞她可能会原谅你吗?”

  这一秒,易宗林从沙发上站了起身,他凝视着落地窗外那正在喷水的欧式喷泉,幽暗诡谲的黑眸眯成了一条线,幽冷地道,“我瞒着思俞这样做只有两个原因。一,如果思俞哪天真的知道了这件事,那么思俞会同时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傅氏夫妇根本就不值得她去想念和缅怀,我不愿意看到思俞为父母再难过。二,我和思俞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不想因为傅氏夫妇的事而节外生枝,我承认这样做的确有些自私,但我也十分清楚,以傅氏夫妇演戏的能力

章节目录